康鹏科技IPO“被否宿命”:安全事故、环境污染和关联交易“三山压顶”

2021-04-12 08:49 | 来源:龙8国际 | 作者:林妍 | [财经] 字号变大| 字号变小


 康鹏科技在报告期内及在审期间多起安全事故和环保违法事项,进一步暴露出公司的“顽疾”。

        《龙8国际》文/林妍

        科创板上市委2021年第18次审议会议召开,审议结果显示,上海康鹏科技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康鹏科技”)首发不符合上市条件和信息披露要求。康鹏科技是年内第5家被否的IPO公司,也是科创板首家IPO被否的公司。经《龙8国际》调查发现,康鹏科技此次IPO招股书存在很多疑点,尤其是安全事故、环境污染和关联交易“三山压顶”,直接导致其“被否”。

        面对《龙8国际》发去的求证函,康鹏科技哑口无言。

        不重安全还污染环境

        据康鹏科技最新公告显示,科创板上市委员会审议认为:根据申请文件,报告期内发行 人及其子公司存在较多行政处罚,在审期间频繁出现安全事故和 环保违法事项,导致重要子公司停工停产,进而导致公司重要业务及经营业绩大幅下滑,发行人在内控方面存在缺陷,不符合《科创板首次公开发行股票注册管理办法(试行)》第十一条的规定。

        据了解,2019年12月25日,康鹏科技申请科创板IPO获受理。在此后长达一年多的时间内,公司先后接受了四轮问询,累计回复37题,其中环保违法、股权转让、剥离土地资产等问题均在多轮问询中被反复追问。在此次上会中,康鹏科技终于被题目难倒了。

        上市委注意到,泰兴康鹏与康鹏科技被同一实际控制人控制,前者因委托无资质方处置危险废物构成污染环境罪。因此,要求康鹏科技说明,泰兴康鹏上述犯罪行为相关业务与公司业务是否紧密关联,公司与其外协定价是否公允,上述模式是否降低了泰兴康鹏和公司相应环保成本和风险。同时,上市委在现场问询中还追问,康鹏科技实际控制人是否对泰兴康鹏犯罪行为存在管理或其他潜在责任,此后将泰兴康鹏剥离给张时彦是否存在关联交易非关联化情形。此外,相关重组及兰州康鹏的业务是否会导致新的环保和安全生产风险,增加相应的成本费用。

        康鹏科技在报告期内及在审期间多起安全事故和环保违法事项,进一步暴露出公司的“顽疾”。衢州康鹏近年曾发生两起安全事故。衢州康鹏五车间(精馏车间)7#精馏塔系统回收二氯甲烷镀锌钢桶包装作业过程中曾发生一起包装物料喷溅事故,造成一名现场作业工人死亡。经衢州市人民政府认定,该事故为一般安全生产责任事故。2020年8月,衢州市应急管理局对衢州康鹏罚款25万元。另一起是衢州康鹏发生冲料事故,没有造成人员伤亡。

        上述多起事故导致公司重要子公司停工停产,进而导致公司重要业务和经营业绩大幅下滑。为此,上市委在现场问询中重点要求公司说明,衢州康鹏停工停产的原因及标准,是否与事故发生在核心生产环节、受处罚严重程度有关;康鹏科技及包括衢州康鹏、上海万溯、浙江华晶在内的重要子公司生产技术、安全和环保管理、资质等相关内控是否存在重大缺陷,相关整改是否完毕。

        巨额关联交易频发

        根据康鹏科技招股书信息显示,2016年-2019年上半年,泰兴市康鹏专用化学品有限公司都是康鹏科技的第一、第一、第一、第三大供应商,采购额分别为3,172.68万元、3,382.05万元、3,185.86万元、810.43万元。占当期采购总额的比例分别为15.53%、14.72%、11.53%、7.56%。

        2016年-2019年上半年,泰兴康鹏为康鹏科技提供劳务的金额分别为2,053.41万元、3,124.57万元、3,817.12万元、648.67万元。2015年-2016年康鹏科技还为泰兴康鹏提供担保借款11000万元。泰兴康鹏原为康鹏科技实际控制人所控制的企业,也是康鹏科技的关联方之一,2019年3月才解除与康鹏科技关联关系。

        根据《深圳证券交易所创业板股票上市规则(2020年修订)》规定,关联交易是指上市公司或其控股子公司与上市公司关联人之间发生的转移资源或者义务的事项,包括销售采购商品、提供或接受劳务等。康鹏科技与其关联方泰兴康鹏每年巨额的关联交易,其中是否存在没有商业实质的倒买倒卖或利益相关呢?

        根据招股书信息显示,2016年-2018年新华海贸易都是康鹏科技的第四大供应商,采购额分别为686.14万元、995.53万元、1,118.93万元。而新华海贸易是康鹏科技实际控制人杨建华姐妹之子杨健雄所控制的企业。每年巨额的关联采购,疑存利益输送。

        值得注意的是,康鹏科技关联方股权转让存疑。

        泰兴康鹏原控股股东是Wisecon,Wisecon的实际控制人也是康鹏科技的实际控制人杨建华,2019年2月21日,Wisecon与自然人张时彦签署《关于泰兴市康鹏专用化学品有限公司之股权转让协议》,约定Wisecon以2,000万元的价格将持有的泰兴康鹏100%股权转让给张时彦。该次股权转让已于2019年3月19日完成工商变更登记手续。泰兴康鹏与发行人其他生产型子公司同为Chemspec International 体系下的生产企业,泰兴康鹏主要负责部分显示材料产品的部分工序,主要涉及部分液晶中间体、医药中间体产品的生产。

        2018年3月26日泰兴康鹏因“未按规定设置危险废物标识、申报登记危险废物弄虚作假和产生含挥发性有机物废气的生产活动”等环保违规行为,被泰州市环境保护局罚款15万元,并责令改正违法行为。Wisecon将泰兴康鹏100%股权转让给张时彦也许只是为了规避康鹏科技上市风险,其中是否存在股权代持关系未披露?

        董事长实控37家公司

        据天眼查数据,康鹏科技的实际控制人、董事长杨建华有37则任职信息,担任股东20家,且担任高管28家,有实际控制权37家。尤为注意的是,杨建华有80条周边风险,且预警提醒193条。

        其中,杨建华担任法定代表人的韦斯康贸易(上海)有限公司在生产经营中存在其他原因的严重违法行为;担任法定代表人的韦斯康贸易(上海)有限公司因未按规定提交年度报告信息而被列入企业经营异常名录,担任股东的江苏威耳化工有限公司因登记的住所或经营场所无法联系而被列入企业经营异常名录;担任法定代表人的上海威耳化工科技有限公司曾因劳动合同纠纷而被起诉,曾担任法定代表人的浙江华晶氟化学科技有限公司曾因劳动争议而被起诉,担任高管的滨海康杰化学有限公司曾因定作合同纠纷而被起诉,担任股东的江苏威耳化工有限公司曾因买卖合同纠纷而被起诉,曾担任高管的泰兴市康鹏专用化学品有限公司曾因提供劳务者受害责任纠纷而被起诉、曾在环境污染责任纠纷类案件中被文书内容提及、曾因承揽合同纠纷而起诉他人或公司,担任高管的滨海康杰化学有限公司曾因工伤保险待遇纠纷而被起诉,曾担任高管的上海万溯药业有限公司曾因承揽合同纠纷而被起诉,曾担任高管的泰兴市康鹏专用化学品有限公司曾因其他案由而被起诉……

        董事长实控多家公司,并且还有被诉讼,如此一来,怎能保证普通投资者利益?会否有利益输送行为发生?

        《龙8国际》将对继续跟踪报道康鹏科技IPO进展。

龙8国际


1.本站遵循行业规范,任何转载的稿件都会明确标注作者和来源;2.本站的原创文章,请转载时务必注明文章作者和来源,不尊重原创的行为我们将追究责任;3.作者投稿可能会经我们编辑修改或补充。

相关新闻

信息产业部备案/许可证编号: 京ICP备17002173号-2  龙8国际2013-2021 www.dmkb.net

  

电话咨询

关于龙8国际

关注我们